瀏覽人次41318
更新日期2019年06月15日
現在位置首頁 > 個人介紹 > 學生感言

學生感言

姚 珩教授 - 可敬的心靈導師

    當我是高一學生時,我和其他人差不多,為的是要不久能進入好大學,以便將來可獲得一份理想工作。學校老師也皆認真教學,期望我們在重要的考試能不落人後。但慢慢地,我們開始接觸到一位很特殊的歷史老師,他不照本宣科,不談考試。在講到陽明學說時,雖然僅依稀記得他提及:要成就大我,不要侷限於小我。他不疾不徐,娓娓道來,卻彷彿喚醒了我心中一種莫名的情愫,讓我產生對未來不一樣的憧憬。有時他會給我們看一些世界名畫,有時整堂課又會讓我們聆聽英雄交響曲,我逐漸明白生活中還有一些除了考試與教科書以外的其他東西。
    憶起45年前夜晚散步時的一次提問:「老師,您曾提過─如果我們能明白孟子盡心篇裡所言吾善養吾浩然之氣的內涵,就可懂得儒家一半的真義。這該如何解釋?」「很簡單,就是赤子之心與大丈夫。也就是從赤子之心出發,秉持著浩然之氣,最後成為一位大丈夫。」不由得令人思及顏回的如臨深淵、如履薄冰。不久,他簡短地描述道:「如果今天我有一些知識成果的話,全是靠著恆心與毅力所致。」這一位與眾不同的傑出師長就是曾讓許多青年學子培養出恢弘氣度與力量的博學之士,也是我終生的典範─史作檉老師。
    記得當我年已三十五,與一位外型姣好的女孩交往近兩年,或許是因遲未提及要進一步發展。有次暑假自美回國後,她不願再見,甚至冷言冷語,惡言相向,我非常不解,一直欲明白原委,弄得情緒跌至谷底,無法平息,自怨自艾,幾乎不能工作,達一二月之久。在極其消沈之際,不經意地讀到老師書中一段話:當社會都在談論性教育時,讓我們給年輕人一些美的教育吧!頓時,我再也無法掩飾內心的憔悴與失落,淚流滿面,此刻才驚覺我是那麼的淺薄,我必須重新再站起來。
    漸漸地透過老師有不少機會接觸繪畫藝術,也看了一些相關的藝術欣賞著作,總覺得不夠清楚。有次聚會便請教老師該如何欣賞繪畫?應如何透過明暗、線條、色彩或構圖來觀看?他回答:「重要的藝術或名畫總是蘊含著一種普遍性。」亦即欣賞者要能掌握繪畫背後,所代表在歷史演進與文明發展上的深刻意義,這也就是他獨到的以哲學觀畫之見解。老師此種尋找基礎的堅定思想,也讓我們可掌握住西方科學兩千多年發展的主軸─追求簡單、穩定、和諧與秩序的一種理想;並讓我們得以理解他所言:中國儒道思想是奠基在之前一兩千年的彩陶及黑陶所蘊含的藝術精神裡。
    今天倏然已過六旬,亦曾目睹許多科學專家與學術人士,但少有知識涵養與智慧深度如老師者。雖其聲望並非如日中天,然環顧海峽兩岸,又有哪些學者能帶給我們在思維上深刻的影響呢?又有誰能真正融貫東西方的藝術與科學,指出一條清晰的哲學之路呢?若說哲學是一種「了解」,老師的啟示已擴展了我的胸襟與視野,更深信他是位可讓海內外有志之士真正能有所領悟與提昇的一代智者!

    姚 珩